新闻资讯

内行热闹、外行冷,智能家居是“伪需求”吗?-钛媒体官方网站

来源:智能家居 日期:2020-05-21

概要: 智能家居的关键是能无法给用户带来便利和幸福。

图片来源@全景视觉

钛媒体注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Feng科技(ID:ifeng_tech),出品丨《风眼》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,作者丨李婷 编辑丨于浩,钛媒体经授权发布。

从去年开始,智能家居市场竞争再次升级。传统家电厂商、手机厂商等都将AIoT作为未来的最重要布局,并在“智慧屏”领域引发新的市场声量。

今年年初,小米宣告未来五年要投资100亿人民币All in AloT,并在去年5月宣告成立大家电事业部。传统家电厂商也从防御性布局转变成更主动出击,将AIoT作为未来重要布局,并纷纷更名、“去家电化”以增加科技标签:“TCL集团”更改为“TCL科技”、“青岛海尔”改名“海尔智家”、“海信电器”更名“海信视像”等。

智慧屏领域,手机厂商、传统家电厂商都争先公布新品,去年荣耀智慧屏、华为智慧屏、摩托罗拉电视、红米电视、一加电视先后亮相,TCL、创维、康佳、海尔等家电大厂也紧随造势,纷纷发售智慧屏或智慧电视。就连拼多多都在去年8月份携手JVC电视发布首批定制化智能大屏电视;OPPO也对外透露,预计下半年不会推出智能电视。

各路玩家的加码,让一些行业人士感受到,一度衰退的智能家居行业呈现出“爆发井喷”现象。从2013年至今。智能家居经历了众多风口,还包括互联网电视、智能音箱等爆款单品之争,操作系统、服务应用于等生态构建,有被资本、厂商欢迎时的高光时刻,也有因体验差、不智能、低价竞争导致的市场低谷。

如今在5G、物联网等趋势下,智能家居进入下半场,有望从智能单品转入全屋智能,提高用户的智能家居体验。在这一轮新的市场拓展中,到底是谁的机会?谁的坑?

“伪市场需求”还是“真痛点”?

“拿个PPT就能融资几百万”,中国智能家居产业联盟秘书长周军对凤凰网科技谈及,他见证了2014年~2018年间资本对智能家居硬件类项目的可怕欢迎,而如今几乎都破产了,留给的都是踏踏实实做到技术的公司。

从投融资数据也可以看见,从2014年开始,智能家居领域的投融资数量和金额都大幅减少,直到2018年开始放缓,投融资金额减少并集中到少数头部公司,市场进一步洗牌。

智能家居领域不仅吸引众多的创业公司,传统家电厂商、互联网巨头也都纷纷第一时间,期望从各自擅长于的领域进入智能家居市场,争夺智能家居入口。从智能手机、互联网电视再到智能音箱,这些一度被当成入口的产品,都引发一波又一波的鏖战。

以智能音箱为例,阿里、京东、腾讯、百度、小米、联想等公司争相发布产品,并以低价抢占市场,天猫精灵方糖一度将价格下拉至89元,被称作“价格屠夫”。

尽管智能家居市场玩家众多,但仍是局部火热,整体渗透率其实并不理想。

据《2018中国智能家居产业发展白皮书》,目前国内智能家居的市场渗透率为4.9%,而同期美国智能家居渗透率达32.0%。

“智能家居已有20多年发展,间隔几年都会有一个引爆点,但全屋智能的量并不大。” 周军谈到,虽然部分智能家居单品渗透率比较高,但以智能空调为例,用户激活率并不低,100人中不到20人会用于手机远程控制进空调。

这种挂着智能之名,实则还是卖家电产品,让很多从业者都不看好智能家居。“智能家居就是内行热闹、外行冷”、“智能家居做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太大的发展,是一个‘伪市场需求’”。

京东在2014年成立了大约200人左右团队做到智能家居,希望通过平台相连各种设备,还包括京东自己的产品和友商的产品,比如智能化的洗衣机、空调、厨灶等,但实际上用户活跃度并不高。

“后台数据表明,上千万的智能化家居设备,用户活跃度却将近10%;卖得比较好的智能音箱,在低价竞争中,也是贴钱赚到市场。” 京东相关人士谈到。

曾负责TCL智能家庭研究经理胡欣也谈到,2014年与同事做到集团内部大小家电的智能化,刚开始其他业务线的同事还很反对,但经过两年繁复的跨部门接入,最终还是没有构成流量、拉动出货量,跨部门同事的配合度也逐渐加热。他与团队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开发新品,比如智能锁住等。

胡欣谈到,私下与同行交流,本想要聊聊智能家居的出路和未来,结果却变为了“吐槽不会”。后来他于2018年初辞职,投身工厂智能化改建。

拦路虎

雷军曾分析智能家居发展20多年还是难以推动的原因——业地下通道和技术通道没有打通。

从全屋智能的角度,要想要实现智能家居,需要新的将家里翻新一遍,成本太高;从单品智能逐渐渗透到用户家庭,用户又不可能只买一家的产品,不同产品之间很难互联互通。

小米的作法就是指C端市场切入,先实现单品智能,然后再通过互联互通的模组,小米产品形成生态闭环,最终逐渐构建智能化。

但智能单品在C端的主要竞争点还是“性价比”,在智能化方面并不理想。

一位深度米粉曾用1万元买了51款小米的智能家居设备,包括扫地机器人、音箱、电风扇、台灯、遥控器、各种传感器、插座、开关等,发现“大部分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灯和设备”。

也有数据找到,在已出售的智能音箱中,仅有6%连接了灯光、开关等其他设备。

智能单品的红海竞争,也让行业整体利润进一步压缩,造成厂商减少在有数产品上的研发,而是改向新的品类。比如大家电公司都在发售小家电产品,手机厂商都将目光投入家电市场。

TCL前员工胡欣对凤凰网科技谈到“价格杀手”小米让很多传统家电厂商都很头疼,“就是你没办法跟他PK,成本做到将近那么低。比如65英寸的电视不到2000元,这在以前想要都不敢想。低价竞争带来的较低利润也让研发投入减少,比如原来我们都保持20%~30%的利润,但现在只有5%,还怎么投入研发?”

“亏本的交易没搞头,各家家电厂商积极性都不高。”某TCL员工谈到,比如将一款空调改建成反对Wi-Fi、蓝牙相连等功能成本并不高,但是空调本身的利润经过去几十年的低价竞争,利润有限,而智能化改建后,产品价格并不会大幅提升,反而减少成本,利润更较低了。

小米也意识要想进一步取得利润,还须要寻找新的出路。“从2018年开始,小米的投资逻辑也在发生变化。原来是投资一些项目公司,协助其做品触、供应链,现在更过不会往上游走,投资芯片、生产工厂等,试图在规模化量产上进一步压缩成本。”周军谈到。

此外,各家厂商都在构建自己的家居生态,期望需要与其他公司合作,建构完整的解决方案,才能落地场景时极具优势。“现在很多的厂家只是拿跟别人生态打通做一个噱头而已,靠这种方式切断生态,其实效果很差。”某智能家居行业从业者谈到。

目前阿里的ALink平台、华为的HiLink、百度的DuerOS平台、海尔的U-home、美的的M-Smart平台等是自成体系,如果要跨平台合作,必须接入不同的平台协议,才能实现互联互通。

切断生态并不容易,一般有两种方式,上述从业者谈及,一种是通过在硬件商植入一套统一的通信协议、传感器,研发周期一般在3~6个月,改建成本很大;另外通过云端网络,如果合作方经常出现问题,那么用户体验就大打折扣,生态构建方对类似于问题并不可控。

智能家居的B端市场,还包括通过房地产商进入前装市场,拿下精装楼盘项目;以及通过渠道商和代理商,层层进入家装公司为用户设计的整体家居解决方案中。

与房地厂商合作的公司较多,通过合力打造出“智慧家居”样板房,房地产商能赚到个宣传噱头、增收房屋的可选价值,家电厂商也能“捆绑销售”,转入高端小区的精装房市场,省却了高昂的入场费和广告宣传。

但是与房地产商合作也难逃低价竞争怪圈,以及周期长见效慢的瓶颈。

TCL曾与某头部房地厂商合作,在精装小区做到全屋智能项目。据胡欣透漏,该房地产商将价格力得极地低,想要家电厂商先以较低利润转入小区,然后再开发未精装的市场。因为未研发的市场决定权还是在用户手中,所以对TCL的更有并不大,“当时做了样板间后,精装房的合作也并未了解”。

“跟房地产商合作全屋智能仅次于的问题就是‘最低价’中标,弥漫着很多小厂商的产品。整体的量不大,价格还低。”周军谈到,很多地产商的PPT里都在描绘智慧社区,实际上90%还是为了卖房子做到营销,在社区安全、环境治理上也效果不大。

房地产商也在成立科技公司,发售智慧社区解决方案,期望能与用户的衣食住行有更多的认识,通过智能硬件产品,切断家庭、社区周边的数据,构建精准运营。

智能家居的其他渠道商、代理商、集成商,也从2018年前后才开始构建,至今仍在探索中,涉及到的行业众多,包括家居、建材、建筑、翻新、设计等。

但是目前也没多少能覆盖全国的公司跑完出来,选品不慎、智能化改建不符合预期、技术能力不过关、客户流量并不大、服务周期和帐期长等都有可能导致他们“活不下去”。

不受疫情影响,一些智能家居的集成商也开始人口老龄化召募线上合作伙伴,以填补线下合作方补流量、不会玩线上营销、对年轻群体的需求做到不许的短板。

谁的机会?谁的坑?

今年智能家居市场的增速受疫情影响有所放缓。IDC预测,2020年中国智能家居市场同比快速增长3%,较预期有所下降,在渠道扩展、生态链接、传感与交互技术提升等方面都将遇到挑战。

虽然整体增长预测不会有所下滑,但部分切中用户在疫情期间“宅生活”需求的产品,其销量也有所提高,比如智能护眼台灯、智能晾衣架等小家电产品。

苏宁公布数据表明,今年2月小家电品类中,与疫情涉及的消毒机、电热饭盒等类目增长幅度较大,分别为13777%和2612%,其次是悬挂烫机、空气炸锅、吸尘器等长期热门产品。空气炸锅和电烤箱销售分别快速增长831%和199%。

“智能家居无法简单定义为一个 产品、一套系统,你实在它卖得不好,这个行业就敢了。等它真正发展一起,其实就没智能家居这一说道了,就像智能手机,如今就是手机。”周军谈及,“关键是能不能给用户带给便利和快乐”。

智能家居上半场主旋律还是硬件设备普及和相连上,那么疫情也将有利于智能家居转入下半场——不再是单品智能,而是全屋智能;智能服务再次升级,更加个性化。

随着各家厂商建构完整的智能家居解决方案,比如通过语音助手对家电展开远程控制、设备网络,构建交互方式多元化、个性化;各种平台通过内部整合、外部切断,进一步构建有所不同品牌之间的相容,C端用户将得到更为简单、易懂的全屋智能服务。

IDC高级研究分析师亚当·赖特(Adam Wright)曾回应,“数据集的广度、深度、独特性和质量将越来越多地要求消费物联网供应商的价值潜力,随着设备利润率的下降,设备的起到将在相当大程度上降级成为获取服务的媒介。”

比如疫情期间,智能家居衍生出有了各种内容服务,家庭电视有了更多与教育课程、游戏项目;天猫精灵进一步与音乐版权机构合作,在家庭娱乐方面推陈出新。

对于BAT等互联网巨头而言,主要以守住流量入口居多,谋求流量变现,在硬件端、内容方面,主要靠生态合作、投资并购等方式来补齐。偏向生态居多的厂商,比如小米、苏宁、国美、美的、海尔等,都在建构自己的软硬件一体的生态,相对而言,他们的竞争优势在于供应链、渠道等方面。

随着5G、Wi-Fi6等网络传输技术和产品的升级,智能家居有望解决问题互联互通问题,并在产品功能上进一步智能化。“当有一天,智能家居能如同一个隐形的私人助理常伴身边,随时为我们服务,让我们能从生活中的繁琐众生出来,智能家居的普及不会进一步不断扩大。” 华为IoT产品线涉及负责人表示。

同时,上述负责人也认为智能家居的推进本质是“将行业现有的传统产品/渠道伙伴的升级”,同时也是“消费者教育和市场培育的过程”,只有这些方面升级到达一定拐点,市场才会爆发。

在渠道升级上,除了线上渠道转入下沉市场,线下渠道也在向用户端附近。比如海尔去年开了“1号店”,坐落于建材市场附近,期望能靠渠道进一步接近用户装修市场,来夹住高端系列品牌的销售。

传统家电厂商的优势有可能还是在于过去几十年在硬件产品、线下渠道等,而手机厂商在通讯、软软件应用等方面略胜一筹,互联网公司在平台运营上更有经验。正如周军谈到,未来还是会经常出现专业做项目、做解决方案的中间商进入到智能家居的体系中去,光靠一家公司还是太艰苦。

更多精彩内容,注目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